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提供简单易用的开发工具及广泛的软硬件支持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御极大明>第八十七章 雷霆之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

小说:御极大明 作者:逸风云 更新时间:2016/5/5 8:52:04

程化祥对着一个小太监命令道:“听到陛下的旨意了吗?速去传召!”小太监应命而去。

万历皇帝歇了一会儿,又拿起杨镐的奏报慢慢看了一遍,越看越有气,还没看完就“哗”的扔在了地上,将身子往后一躺,闭目不言语,程化祥小心的拾起奏报迅速看了一遍,大惊,此刻他知道万历皇帝在盛怒之下,不敢多说话,小心翼翼的站在床头,不敢弄出一点动静,此刻,乾清宫静如止水。

不多久,首辅方从哲、兵部尚书黄嘉善来到乾清宫,两人看到面色难看的万历皇帝偎依在床头,心感大事不妙,也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行礼请安。

万历皇帝微微睁眼,不说话,将手轻轻一抬,指着方从哲、黄嘉善对程化祥细声道:“把杨镐的奏报拿给他们看。”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方从哲从程化祥手中接过奏报,还没看上两眼,身子一颤,差点摔倒,一时没有拿住奏报,顺手滑落到了地上,黄嘉善眼疾手快,迅速拾起奏报看起来,这一看不要紧,脸色顿时绷紧,也恐惧不安的失手丢下奏报。

万历皇帝没有睁眼,不温不火的轻声问道:“你们看,该如何是好?”

此时二人没有主意,都紧张的冒汗,不知如何回答,黄嘉善满怀希望的瞅了瞅方从哲。方从哲也不知如何是好,两眼狠瞪着黄嘉善,意思是:你看我干嘛,我有什么辙!黄嘉善被方从哲瞪眼,也不服气,两眼一逗,似回话:你是首辅,你不回答谁回答。两人如同用眼神传递暗语一般,你挤眉弄眼,他转睛舞珠,来来回回,不相上下。

许久,万历皇帝没听到有人回答,哀声叹道:“朕悔不听太孙之言,有此惨败。”

还在斗眼的两人听到万历皇帝说话了,都龟缩着脑袋在那聆听不敢动弹。万历皇帝睁开眼,转向两人,轻声对方从哲说:“你身为首辅,辽东惨败你如何看待?”

方从哲听到皇帝问自己的话,惶恐跪下,言道:“此杨镐用兵不善,应负其责,当召回京师问罪!”

万历皇帝又问:“此时易将,谁可代之?”

“这……”方从哲没了主意,俯身不敢言语。万历皇帝又把眼光移到了黄嘉善身上。黄嘉善惊恐,也跪下俯身头贴地不敢吭声。万历皇帝看着这两人一点话都不敢说,不悦的轻轻摇头,哀叹一声。此刻他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和无奈,“若戚将军在,何有今日之败!”

回想当年,自己亲手将戚继光罢官赶回老家,从此不再启用,如今却又想起这位战功显赫的老将军,可惜此人早已作古,时下真的找不到合适的人经略辽东了。

君臣之间正无言以对,不知如何应对辽东局势时,殿外一小太监手捧一封奏报急匆匆进来,“启禀陛下,辽东一封急报送呈陛下御览。”

听到有事辽东急报,万历微闭的双眼猛然睁开,急道:“快呈上来!”

跪在床前的方从哲和黄嘉善心中更是紧张,仅一霎那间,两人在心里将佛祖、观音及各路神仙都拜了一百回,希望辽东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这都消受不起了。

万历皇帝拆开一看,原本焦急不安的神情忽然舒缓了起来,看到万历皇帝松弛的表情,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缓了口气。没多时,万历皇帝突然手一紧,紧握的奏报让手指掐破了一个洞,众人大骇!万历皇帝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天子发怒,这可不是好玩的,是要死人的!

万历皇帝将手中的奏报怒掷出去,飘飘的正好落在方从哲跟前。方从哲微微抬头瞟了几眼,大体上看明白了,原来此奏报上说皇长孙已到沈阳,骆思恭宣读圣旨让皇长孙回京,但皇长孙抗旨不遵,烧掉圣旨,骆思恭无法阻拦,亦留在沈阳。

“反了!反了!”万历皇帝连连怒锤床沿,大叫起来。

方从哲颤颤巍巍,紧张不安,忐忑劝道:“陛下不必忧心,皇长孙殿下乃天潢贵胄,自有上苍庇佑……”

万历皇帝暴怒的打断方从哲的话,“他竟然敢抗旨不遵,烧掉圣旨!如此忤逆之事也能做的出来!你还替他说话,你安的什么心!”

“臣知罪,请陛下保住龙体……”方从哲惊恐的缩回脑袋,贴在地上求饶。黄嘉善暗自庆幸,幸好没插嘴,现在谁话多谁挨批!还是老实点吧!

这时,太子朱常洛来了,刚进殿门,正好看到跪在床边的方从哲和黄嘉善,又看到怒气冲冲的万历皇帝,没敢吱声,想着今天没好事,趁没发现赶快开溜。刚要转身,突然身后传来老爹的声音:“太子来了。”

糟了,还是被发现了,得!硬着头皮进去吧!朱常洛小心翼翼的进去跪安。自从朱由校离出走,朱常洛被皇帝一顿臭骂加数落,这把原本身体不是很好的万历皇帝气的又加重了,为了表示孝心,朱常洛每天都来探望万历皇帝。这几天两人之间刚有点缓和,谁知今天碰上了什么不开心的事,让皇帝在这里大发雷霆。

“去,把那份奏报拿给太子看!”万历皇帝指着方从哲身前的奏报。方从哲双手将奏报递给太子。

朱常洛接过奏报,仔细看了起来,表情逐渐凝固,转而怒气上冲,脸色大变,“哗!”将奏报扔在地上,怒道:“这个逆子!竟敢抗旨不遵!还焚烧圣旨!如此大逆不道留着还有什么用!父皇,儿臣这就去辽东将这个逆子亲自给您抓回来!”

“闭嘴!”万历皇帝怒吼起来,吓的朱常洛刚才还豪言壮语瞬间颤抖起来,蔫吧耷拉着脑袋。万历皇帝抬起手颤颤的指着朱常洛责备起来,“你身为太子,国之储君,一个父亲,是怎么做的!你关心过校儿吗?要是你能尽责,焉能有今日之事……”

万历皇帝开始跟朱常洛掰起旧账来,朱常洛越听越不是滋味,心里也顶起来,你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还说我呢,我堂堂太子你管过我什么事?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也好不到哪去!

朱常洛也只能在心里过过瘾,顶顶嘴。

万历皇帝将朱常洛好一顿训斥,渐渐的万历皇帝累了,气喘吁吁,没了力气,也消停了一会儿,程化祥看到忙递上一杯茶水,万历皇帝喝口茶,润了润嗓子,舒缓了一下。歇了片刻,依在床头上,细声叫道:“程化祥。”

程化祥忙弯下腰拱道:“奴婢在,万岁爷您有何吩咐?”

万历皇帝虚弱的说道:“让东厂的人,去辽东,把皇长孙和骆思恭带回京城。”众人大惊,程化祥也吃了一惊。万历皇帝接着说,“记住,绑也要绑来,不必跟他们客气!但不许伤害他们。”

程化祥暗暗叫苦,这不是好差事,皇帝最后一句话说的很明显,他还是在乎皇长孙的安危的,如果真的把皇长孙绑来,以后会不会跟我算旧账啊?程化祥不敢违背皇帝的旨意,只得应承:“奴婢明白,奴婢这就派人去。”

程化祥走出殿外,让一个太监到东厂传旨去了。

万历皇帝歇了一会儿,问太子,“太子可知辽事?”

太子伏地回道:“儿臣不知!”

万历皇帝对方从哲道:“你把辽事向太子叙说一遍。”

方从哲向太子叩首,将辽东的事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等方从哲将辽事向太子叙述完,万历皇帝就问太子,“太子对辽事可有对策?”

太子一听老爹向自己征询意见,心“咯噔”的紧张了起来,自己长这么大就没议论过朝事,皇帝突如其来的问话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急的太子额头冒汗。万历皇帝等了片刻不见太子回话,不悦的问:“太子身为储君,难道一点主意也没有吗?以后如何承继大统!”

这话说的朱常洛心好不惊惧紧张,害怕的浑身发颤,伏地不安的回道:“儿臣只愿父皇龙体安康!”

万历皇帝听到这话极为不满,愤道:“你是储君,怎可不顾国家大事!你只有小心就能坐稳天下吗!你看看校儿,还知道要到辽东去,为朕分忧,你呢!只知道在宫内寻欢作乐,哪像一个太子所为!”

太子胆战心惊,浑浑噩噩,缩卷身子不敢动弹,心里也没好气:你从来不待见我,也没让我参朝议政,你自己不是二十多年没上过朝了!

万历皇帝越说越气,怒张着眼睛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真想现在就废了他。

紧张压抑的气氛很快又过去了两个辰时,这两个时辰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可对乾清宫来说,感到好漫长,犹如时间在这里静止一般。

“报……”殿外又传来一声,“辽东急报!”

原本恐怖紧张的氛围又增加了阴沉,万历的容忍已达到了极限,大吼道:“拿来!都拿来!”

方从哲、黄嘉善都快崩溃了,一个晌午的时间辽东三份急报,急的他们已无所适从,要知道,沈阳到京城的路程最快也是两天半的时间,这两天半足以发生很多事了。

万历皇帝颤抖的手已拿不住奏报了,将奏报一甩,给了程化祥,命他念来听。

程化祥忐忑的打开奏报,刚念开头就愣了:“臣……臣……”

23

第八十七章 雷霆之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